诗经抄写102,花一年的时刻读一本诗经75丨国风

明天那篇写的比较晚,而且写的也不佳~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清人

先秦:佚名

清人在彭,驷介旁旁。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

清人在消,驷介麃麃。二矛重乔,河上乎逍遥。

清人在轴,驷介陶陶。左旋右抽,中军作好。

风雅颂

图片 4


75原文清人

图片 5

译文及注释

清人在彭,驷介旁旁。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

图片 6

译文

清人在消,驷介麃麃。二矛重乔,河上乎逍遥。

图片 7

清邑军队驻在彭,驷马披甲真威风。两矛装饰重缨络,尼罗河一侧似闲庭。

清人在轴,驷介陶陶。左旋右抽,中军作好。

图片 8

清邑军队驻在消,驷马披甲威又骄。两矛装饰野鸡毛,恒河旁边自逍遥。

注释

创作原文

清邑军队驻在轴,驷马披甲任疾跑。左转身子右拔刀,军中好像准备好。

  ①清:北齐之邑,在今黑龙江省方城县西。清人,指宋国大臣高克教导的清邑的小将。彭:鲁国地名,在沧澜江一侧。

国风·郑风·清人

注释

  ②驷介:一车驾四匹披甲的马。介:甲。旁旁:马强壮有力貌。

清人在彭,驷介旁旁。二矛重英,河上乎翱翔。

1.清人:指秦国大臣高克引导的清邑的兵员。清,古代之邑,一说燕国邑名,在今广西省孟津县西。

  ③二矛:酋矛、夷矛。重英:以朱羽为矛饰,二矛树车上,遥遥相对,重叠相见。

清人在消,驷介镳镳。二矛重乔,河上乎逍遥。

2.彭:吴国地名,在黄河旁边。

  ④消:多瑙河边沿的齐国地名。

清人在轴,驷介陶陶。左旋右抽,中军作好。

3.驷(sì)介:一车驾四匹披甲的马。介:甲。旁旁:同“彭彭”,马强壮有力貌。一说行动、奔跑貌。

  ⑤镳镳(音biāo标):英勇威武貌。

声明译文

4.二矛:酋矛、夷矛,插在车子两边。重(chóng)英:以朱羽为矛饰,二矛树车上,遥遥相对,重叠相见。重,重叠。英,矛上的缨饰。

  ⑥乔:借为“鷮(jiāo)”,长尾专断,此指以鷮羽为矛缨。

词句注释

5.翱(áo)翔:游戏之貌。

  ⑦轴:恒河两旁的魏国地名。

清人:指郑国大臣高克辅导的清邑的小将。清,吴国之邑,一说宋国邑名,在今甘肃省虞城县西。

6.消:黄河一侧的秦国地名。

  ⑧陶陶:驱驰之貌。

彭:唐朝地名,在尼罗河边上。

7.镳(biāo)镳:英勇威武貌。

  ⑨左旋右抽:御者在车左,执辔御马;勇士在车右,执兵击刺。旋,转车。抽,拔刀。

驷(sì)介:一车驾四匹披甲的马。介:甲。旁旁:同“彭彭”,马强壮有力貌。一说行动、奔跑貌。

8.乔:借为“鷮(jiāo)”,长尾私下,此指矛上装饰的鷮羽毛。

  ⑩中军:古三军为上军、中军、下军,中军之将为主帅。作好:容好,与“翱翔”、“逍遥”一样也是连绵词,指武艺先生高强。

二矛:酋矛、夷矛,插在自行车两边。重(chóng)英:以朱羽为矛饰,二矛树车上,遥遥相对,重叠相见。重,重叠。英,矛上的缨饰。

9.逍遥:闲散无事,驾着战车游逛。

译文

翱(áo)翔:游戏之貌。

10.轴:多瑙河边缘的宋国地名。

  清邑的武装力量驻守在彭地,披甲的驷马驰骤真强壮。两支矛装饰过多红缨络,在河边来去翱翔多舒畅女士。

消:亚马逊河边上的宋国地名。

11.陶陶:和乐貌。一说马疾驰之貌。

  清邑的军队驻守在消地,披甲的驷马威武地跑动。两支矛装饰重重野雉毛,在河边来回闲逛真逍遥。

镳(biāo)镳:英勇威武貌。

12.左旋右抽:御者在车左,执辔御马;勇士在车右,执兵击刺。旋,转车。抽,拔刀。

  清邑的军队驻守在轴地,披甲的驷马驰驱乐陶陶。士兵们左转身子右抽刀,领兵的将帅练武姿态好。

乔:借为“鷮(jiāo)”,长尾私下,此指矛上点缀的鷮羽毛。

13.清军:即“军中”。一说指古三军之中军主帅。作好:容好,与“翱翔”“逍遥”一样也是连绵词,指武艺(英文名:wǔ yì)高强。一说做好表面工作,指装样子,不是真要抗拒仇人。


自在:闲散无事,驾着战车游逛。


图片 9

轴:密歇根河边缘的卫国地名。

鉴赏

风雅颂

陶陶:和乐貌。一说马疾驰之貌。

  那是一首辛辣的讽刺诗。在此诗小编眼中,高克率领的队容,战马披甲,不可谓不雄壮;战车插矛,不可谓不威武。不过清邑的主力却不是在为对抗敌人随时或许的入侵而认真备战,却在河上莲花掌逛,耍弄刀枪;身为司令的高克也闲来无事,只是以练武来消磨时光而已。此诗讽刺的目标是高克,而最终深深斥责的是郑文公的马大哈。

欠之书语

左旋右抽:御者在车左,执辔御马;勇士在车右,执兵击刺。旋,转车。抽,拔刀。

  至于为啥说讽刺的自由化最后是指向郑文公,古代有一个人论者分析得很有道理:“人君擅一国之名宠,生杀予夺,唯作者所制耳。使高克不臣之罪已著,按而诛之可也。情状未明,黜而退之可也。敬重其才,以礼驭之亦可也。乌可假以兵权,委诸竟上(边境),坐视其离散而莫之恤乎!《春秋》书曰:‘郑弃其师。’其责之深矣!”(朱熹《诗集传》引胡氏语)。总而言之,在对抗外敌之时,郑文公因胸口痛高克反而派他指导清邑士兵去河边驻防的决定是完全错误的。

清人

自卫队:即“军中”。一说指古三军之中军主帅。作好:容好,与“翱翔”“逍遥”一样也是连绵词,指武艺先生高强。一说做好表面工作,指装样子,不是真要抗拒仇敌。

  全诗共三章,写清邑士兵在密西西比河边缘的彭地、消地、轴地驻防时的各个表现。表面上是在赞颂他们,说她们的披甲战马怎么样健康,Jaguar起来又何以威风;战车上装饰着好好的矛,是何等的壮盛;军中的武士也好,主帅也好,武艺先生又是什么高强。而实际上他们却是在河上闲散游逛。每章的最后一句如画龙点睛,用“翱翔”、“逍遥”、“作好”等词来揭出实质,其讽刺的手腕是较为含蓄的。从诗的清规戒律上说,五个章节的构造和用词变化都不甚大,唯有第贰章与前两章差别处较多。我选用反复咏叹的伎俩,以拉长随想的气势和表现力,从而达成其讽刺的意义。

天地不仁万物枯,空有屠龙一身勇。

空话译文


山河拱手君不知,肉林酒池红颜笑。

清邑军队驻在彭,驷马披甲真威风。两矛装饰重缨络,密西西比河边缘似闲庭。

行文背景

2017/10/1 星期日

清邑军队驻在消,驷马披甲威又骄。两矛装饰野鸡毛,黑龙江边缘自逍遥。

  《郑风·清人》是放炮魏国军队游戏离散的诗篇,为《诗经·郑风》的第陆首。在《郑风》二十一篇诗中,唯独那首《清人》是适宜有本事可考的。

清邑军队驻在轴,驷马披甲任疾跑。左转身子右拔刀,军中好像准备好。

  据《春秋·鲁湣公二年》记载:“冬,十有一月,狄入卫,郑弃其师。”《左传》云:“郑人恶高克,使帅师次于河上,久而弗召,师溃而归,高克奔陈。郑人为之赋《清人》。”鲁厘公二年(郑文公十三年,公元前660年),狄人侵入赵国。宋国在俄勒冈河以北,吴国在长江以南,郑文公怕狄人渡过长江侵袭吴国,就派她所厌恶的大臣高克率领清邑的大将到河上来防守狄人。时间久了,郑文公也不把高克的武力召回,而是任其在集散地光气虚度,整天游荡。最后清邑之师滞留边境,军纪败坏,终于溃散而归,高克也逃到陈国避难去了。

行文背景

  春秋时代,大小诸侯国之间战争频繁,攻伐兼并不绝于史。广大老百姓对那一个诸侯争霸的不义之战是讨厌的。而对举国上下齐心协力奋起反抗外敌的正义战争,广大老百姓总是予以热情的赞誉。在防卫外敌的时候,若是有人消沉不反抗甚至投降,那将遇到公众所指。因高克辅导的清邑部队不主动备战御敌,故赵国作家作此诗以讽刺之。又据《毛诗序》,诗我为郑公子素。

《郑风·清人》是放炮郑国军队游戏离散的诗文,为《诗经·郑风》的第陆首。在《郑风》二十一篇诗中,唯独那首《清人》是适合有本事可考的。

据《春秋·鲁僖公二年》记载:“冬,十有八月,狄入卫,郑弃其师。”《左传》云:“郑人恶高克,使帅师次于河上,久而弗召,师溃而归,高克奔陈。郑人为之赋《清人》。”姬稠二年(郑文公十三年,公元前660年),狄人侵入赵国。魏国在黑龙江以北,明朝在恒河以南,郑文公怕狄人渡过亚马逊河侵袭魏国,就派她所厌恶的重臣高克引导清邑的新兵到河上来防守狄人。时间久了,郑文公也不把高克的武力召回,而是任其在本部光气虚度,整天游荡。最终清邑之师滞留边境,军纪败坏,终于溃散而归,高克也逃到陈国避难去了。

春秋时代,大小诸侯国之间战争频仍,攻伐兼并不绝于史。广大老百姓对那多少个诸侯争霸的不义之战是讨厌的。而对举国上下一德一心奋起反抗外敌的正义战争,广大人民总是予以热情的夸奖。在守卫外敌的时候,假设有人失落不抗拒甚至投降,那将备受群众所指。因高克率领的清邑部队不主动备战御敌,故吴国小说家作此诗以讽刺之。又据《毛诗序》,诗作者为郑公子素。

创作鉴赏

全体赏析

那是一首辛辣的讽刺诗。在此诗小编眼中,高克辅导的部队,战马披甲,不可谓不雄壮;战车插矛,不可谓不威武。可是清邑大巴兵却不是在为抵御仇人随时大概的侵入而认真备战,却在河上打狗棍法逛,耍弄刀枪;身为司令的高克也闲来无事,只是以练武来消磨时光而已。此诗讽刺的目的是高克,而最后深深斥责的是郑文公的糊涂。

至于为啥说讽刺的大势最后是本着郑文公,元朝有壹个人论者分析得很有道理:“人君擅一国之名宠,生杀予夺,唯笔者所制耳。使高克不臣之罪已著,按而诛之可也。情况未明,黜而退之可也。保养其才,以礼驭之亦可也。乌可假以兵权,委诸竟上(边境),坐视其离散而莫之恤乎!《春秋》书曰:‘郑弃其师。’其责之深矣!”(朱熹《诗集传》引胡氏语)。不言而喻,在抵抗外敌之时,郑文公因看不惯高克反而派他指点清邑士兵去河边驻防的决策是一点一滴错误的。

全诗共三章,写清邑士兵在亚马逊河两旁的彭地、消地、轴地驻防时的各样表现。表面上是在陈赞他们,说他俩的披甲战马怎么着健康,Rover起来又怎么威风;战车上装修着美好的矛,是什么样的壮盛;军中的勇士也好,主帅也好,武艺(英文名:wǔ yì)又是怎么高强。而实质上他们却是在河上闲散游逛。每章的最后一句如画龙点睛,用“翱翔”、“逍遥”、“作好”等词来揭出真相,其讽刺的手法是相比含蓄的。从诗的准则上说,两个章节的社团和用词变化都不甚大,唯有第②章与前两章差异处较多。作者运用反复咏叹的手腕,以进步杂谈的气魄和表现力,从而已毕其讽刺的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