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自身的诗和画很有名,新罗山人景观神品

华喦(1682——1756),字秋岳,号白沙道人、新罗山人等,湖北上杭人(一说为济宁),老年自喻”飘篷者”,流寓卢布尔雅那、洛阳两地,卖画为生。

唐代华喦山水画作品欣赏《新罗山人风景神品》,31.2×44.7厘米,美利哥弗利尔美术馆内藏品。

华喦生平清贫,金农在《画竹题记》提到:”汀洲华岩秋岳……尝画兰草纸卷,卷有五丈者,一炊饭顷便能了事,清而不媚,恍闻幽香散空谷之中……余恨不可能踵其后尘也。”

华喦(1682-1756),字秋岳,号新罗山人、布衣生等,江西上杭人。曾为造纸作坊徒工。后寓维尔纽斯,又寓宿迁,以卖画为业,晚年返居德班。擅画山水、人物、走兽、草虫,尤精花鸟。人物受马三保之、陈洪绶影响,山水师石涛,花鸟从恽寿平中变化而来。爱慕考察写生,遂自立门户,有”新罗体”之称。善书法,有钟繇、虞世南遗韵;能诗文。为明朝中叶花鸟画之中坚,对子孙后代影响颇大。

华喦为全能型大师,工人物、山水、花鸟、草虫等。除了作画,他还是能诗,有《离垢集》、《解弢馆诗集》传世。曹鸣銮赞其诗:“画笔世所贵,诗情尤足奇。全从天籁出,尽得骚人遗。”他的诗风影响到绘画,其气韵天成的画风与轻快罗曼蒂克的诗韵相反相成。

图片 1

华喦出生于康熙帝二十一年(1682)三月底七。因家道困难,仅入私塾两年便辍学当造纸徒工。塾师见她善画,且具才情,于是将所藏古画拿出去,让她临摹。劳作之余,他便对景写生,夜晚越来越在灯下临摹古画不已。

图片 2

在方睿颐编慕与著述的《梦园书法和绘画录》里,记有华喦自述:“仆居闽时,常放游山水,见茂林中有藤,垂花如珠串,随风泛动,灿然岩壁,不识其何名,幽艳若此,静中揣想,拂颖而出。”

17虚岁时,华喦启幕为地点土地庙、龙王庙作水墨画,为平民画些门神和吉祥画之类维持生计。1703年,华氏家族重修宗祠,乡人推荐华喦为祠堂正厅作画,但族长认为华喦出身卑贱,说“华喦乃轻薄后生,一介布衣,有什么能耐”,欲节外生枝,重金聘请进士出身的汀州府钟姓老美术师。

华喦不回族长的诋贬,气愤之余,决定出走他乡。临行前,他偷偷翻墙入祠,一夜之间在客厅绘《高山云鹤》、《水国浮牛》、《青松悬崖》《倚马题诗》四幅巨画,又在厢房壁上作《老人挑牛角》,并题诗曰:“画者不差不错,看者仔细推敲,少年不勤不俭,只怕老来担角。”

远离后,华喦辗转于浙北邻近,还到莱芜做过画瓷工。后寓居马斯喀特,与本土文士徐逢吉、蒋雪樵、吴石仓、厉鹗等友善,励志读书。徐逢吉对华喦老大欣赏,他说:“华君秋岳,天才惊挺。壮年苦读书、句多奇拔;近益好学、长歌短吟、无不入妙……其文质相兼,而又能脱出于畦畛之外,如斯人者亦罕见矣。”

徐逢吉林业余大学学学华喦三十岁,多个人为竹马之交。通过徐逢吉,华喦又结交了很多明眼人。在阿塞拜疆巴库地区学子名士的熏陶下,华喦潜研诗文书法和绘画,终于成为绘画艺术、艺术学素养兼具的美术大师。

华喦三十六岁时,曾北上入都,“得交当路巨公,名闻于上”。但“北上之行”并不令他得意,据戴熙的《习苦斋画絮》载:“华秋岳自奇其画,游京师无问者。二十二十五日有售赝画者,其裹华笔也,华见而叹气出都”。离京后,他游历于热河、昆仑山、骊山等名山胜迹。

爱新觉罗·胤禛二年(1724),华喦来到扬州,以卖画为生。在秦皇岛他结识了金农、高翔、李鱓、郑板桥等人,他们竞相交换商量,诗画酬答,升高了画画修养,也变为德阳画派的代表之一。他在九江卖画甚久,柒11岁时定居维尔纽斯,继续以”岁月矢流,光景堪惜”的燃眉之急心绪埋头作画。

华喦的绘画艺术,初期受恽寿平、朱耷、石涛、陈洪绶诸家影响,后来自出新意,成功创立了个体特质。其花鸟画最负闻名,为兼工带写的小写意手法。他善于捕捉自然生物中的天趣和芸芸众生真诚细腻的感受,将花鸟的可歌可泣姿态和视觉感受中加上而正规的情致合而为一,创设出活跃多姿的影象。

华喦既注意细节刻画的精微性,又不失笔墨的简逸生动,禽鸟毛羽细致蓬松的毫毛毕现。那种清新俊秀、率意疏容的花鸟画风格,拾叁分令人怜爱。苏黎世紫禁城博物院存有《华喦写生册》。那本画册令人感受到她养育的艺术形象幽默生动,表情俱足,完全表露了自家性格。

神龟

其间一幅名为《象驼》,画大象与骆驼对视,像是在窃窃私语,又像是要争战。象背上画第2幼园童,有陈洪绶之古意,却又极富乐趣。另一幅《蛙战》中画四多只青蛙于水塘边,或对抗,或跳跃支援,背景以晕染和线描简略带过,特别衬托出蛙战的饱满。

象驼

蛙战

从这个文章中能够见到,华喦在迟暮之年,仍然童心未泯。在生命的末段,他仍笔耕不辍,壮心不已,曾留诗道:“新罗小老七十五,僵坐雪窗烘冻笔。画成小鸟不知名,色声遽然空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