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怪谈,僧骨化妖

老僧

老僧

“世道乱可平,心乱不可平。”

古时,陈家村有一寺院,名称为渡悲寺,寺中并未有供奉佛祖菩萨,反而供奉着一具白骨,每眼前来上香祈愿之人接踵而至 蜂拥而至,香油至极生机勃勃。

梁末时代,战乱频仍,天下大乱,混乱的世道之中妖孽横行,民不聊生,南库鲁克塔格山中有一老僧,法号渡悲,修行多年,道行精深,见老百姓受难,便下山降妖除魔,普渡众生。

图片 1

不过未来那座古寺却面临灭顶之灾,天下初定,新皇登基,排斥释门,行废佛之事,杀僧灭佛,焚毁天下全数经书,凡是与东正教相关者,皆被判罚,以至去佛殿拜祭的香客都非常受拖累,律令之凶狠,亘古没有,不平时全国,八公山上,此情况下,渡悲寺当然不可能防止于难。

那十一日,渡悲途经一聚落,远远观察,见村中阴气冲天,骇然,心知不妙,来到那村中,顿觉阵阵寒风扑面,头顶虽艳阳高照,却亦无法驱散村中的阴森之气。

汉代会昌年间,武宗崇信伊斯兰教,深恶伊斯兰教。加之道士赵归真的动员,遂起先毁佛。一大波寺院被拆毁,僧人和尼姑被逼迫还俗。史称“会昌法难”,直至李炎继位后方止。

那四日,管辖陈家村的一地点总管将村人召集到贰头,说道:“国君有命,僧侣妖言惑众,诓骗黎民,动摇江山国家,要融佛焚经,驱僧破塔,那渡悲寺乃是一藏污纳垢之地,一定不能能留,今命你等前往拆寺灭佛,以响应国君之令。”

途中有无数游子,皆面黄肌瘦,骑虎难下,如重病在身,留意观望,见每一种人身上都阴气比较重,定是村中阴气侵蚀入人体内,致阴盛阳衰,若经过了相当短的时间,怕有性命之忧。

今人贪,嗔,痴,慢,疑皆由心灵吸引所致。愿以自家之度化,助众生脱离愚痴与苦海,终达无妄无小编之程度。

众村人听后,皆守口如瓶,那时一老者站了出来,作揖说道:“大人,那佛寺无法拆啊。”

渡悲不禁长叹一声,哀苍生之苦,正那时,路上一老者忽地跌倒在地,哆嗦个不停,他神速上前将老人扶起,触遇到老者,感觉老人浑身冰凉。

“嗯?”地点官眉毛一挑,望向古稀之年人,冷声说道:“为啥不能够?”

渡悲以佛力在老人体内流转,欲替其驱散阴气,却意外阴气已入膏肓,佛力亦不能够及,只得将其体表寒气驱散,老者感到身上渐暖,复苏了过来,起身向渡悲道谢,谢其救命之恩。

长安城南有一山,山中林木清幽。林中掩映一古刹,门口高悬“南山寺”。

“大人新就任,有所不知,陈家村坐落酆都境内,乃是阴阳相交之地,二十年前,阴阳世结界松动,黄泉水溢出到本村成河,致使本村阴气弥漫,村人皆被阴气侵蚀,死伤过半,万幸壹位得道老僧路过,得知那件事,修复了结界,又欲为大家村人驱散体内阴气,救我等性命,然……”

渡悲却摆了摆手,说道:“惭愧,你阴气已入膏肓,小编仅是帮你驱散身体表面寒气,却未有为您治愈。”

寺中沉寂深幽,雅宜清致。

中年天命之年年人摇了摇头,叹息说道:“然阴气已凌犯膏肓,老僧他也无计可施,无助之下,唯有以命换命,那老僧自幼修习佛法,身具佛性,食其深情,便可排除体内阴气,他令人架锅煮水,果断纵身跃入锅中,舍身成仁,以投机的深情,拯救了村人性命,那渡悲寺便是为老僧所建,寺中供奉的遗骨,正是老僧的尸骨,这渡悲寺之名,便是老僧之名,老僧对村人恩重如山,我等村人又怎能做不知恩义之事!”

那老人听后说道:“若非是大师傅相助,作者怕是注定丧命了,大师又何必言愧。”

主殿并列安放三尊神仙塑像,一白衣高僧跪于佛前,双目微闭,手中的浅莲红念珠转动着,好似尘间的因果循环,一白须白眉的年长者立于殿侧。

“哦?”地点官冷笑,暴虐的视力扫过大伙儿,“可有那件事?”

“阿弥陀佛。”渡悲道了个佛号,而后询问老者村中为什么阴气如此之盛。

天涯海角两只燕子飞来,掠过庭中的一池水芸。

民众皆沉默不语。

老人说道:“十年在此以前,村中一洼处莫名现身了一条河,河中河水浑浊发黄,冰寒彻骨,日夜散发寒气,至此之后村中人便患了一种怪病,称作寒症,得了此症,轻则几月,重则几日便会发特性二遍,发作之时无论寒暑,皆认为全身发冷,寒彻心扉,穿多少衣服都不顶用,撑的千古便罢,撑可是去便会遇难。”

“道空,你可下山去了。”老者顿了顿,又说道,“世人如如果未有缘,无信,无愿,你便不可强求,世事早有定数,你去吧。”

“你们……”老者望着村中大家,匪夷所思,“你们都曾受老僧之恩,食过老僧骨肉,现在却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呢?当年获救之时跪地蒙恩被德,建庙后上香种下愿望恭敬虔诚,那时却怎得一声不吭?受人之恩,当报不报,与禽兽又有什么异?”

老人长叹一口气,又说道:“日往月来,一晃十年已过,村中人因为此症,已死去近半了。”

白衣僧人睁开双眼,目光宁静而慈善,仿佛悲悯着尘凡众生。

大伙儿低头,却依然不言语。

渡悲听后,悲悯不已,而后说道:“老丈可不可以带笔者去那河前一看。”

“看来,你所述不实呢!竟敢乱说,诓骗本官,阻拦拆寺,定是一个道教余孽。”

“自是能够。”老者答到。

会昌四年,叛军起兵割据京师之东重镇昭仪,王师欲起兵平息叛乱,故加征百姓赋税以做军资,适逢旱灾,不经常之间人多流亡,因饥成疫。

那地点官挥了挥手,兵丁上前,将老人擒住。

渡悲在中年古稀之年年人辅导下,来到那河前,往河中一看,吃了一惊,河中之水最棒浑浊,阴气腾腾,寒气逼人,竟不似凡间之河,渡悲将禅杖放在地上,盘膝坐下,双臂合十,口诵佛号,双目忽的绽开光华,开了天眼,向着河底望去,这一望,又是一惊,只看见河底有一幽深暗洞,洞中阴气弥漫,河中之水就是从暗洞中流出,而暗洞竟然直通幽冥,与阴世的黄泉相连。

道空下山后见此惨景,心生怜悯之意。便邀同此地东正教信众一齐施粥布药,救助苍生。难民之中有一患奇病之人,道空为求治愈,阅尽医书药典,亲自上山寻药,伤者方得痊愈。

“压入大牢,十二日后问斩,皇帝有令,佛门余孽可不经审判,直接问斩。”

渡悲豁然开朗,此地应该为阴阳交界之地,怕是结界有所松动,以致于鬼域水渗出到红尘,逐步变成暗洞,幸好被本身观望,假使不然,经过了相当长的时间,阴阳之间结界崩坏,届时百鬼齐出,俗世又是一场浩劫。

季秋初,天降中雨,灾荒情形方得以缓慢解决,百姓跪谢笔者佛护佑。翌年底,叛乱平定。道空和尚便游走于方块,宣扬佛法,普度众生。

老头叹息,末法时代,人性不存,良知泯灭,他挣脱兵丁,跪地朝着渡悲寺动向扣了多少个头,
而后向着路边一颗巨树撞去,命丧当场。

渡悲起身,将手中那串念珠朝河中抛去,念珠悬浮在河面之上,滴溜溜转个不停,河中之水亦随之转动,产生一巨人漩涡,向河底暗洞回流,不消片刻,河水便收敛了下来,念珠又悬于河底暗洞处,怒放光华,散出灵蕴,修复结界,防止黄泉水再度漏水,重蹈覆辙。

会昌五年,7月底八,道空于长安城中设立道场讲授佛经,外地老百姓纷繁至此聆听。

“罪恶昭着。”地方官冷哼一声,又说道:“作者已经知本村多佛门余孽,故才让您等拆寺试探,果然有人透露了缺欠,无妨告诉你们,君主有令,每地须得寻出五名佛门中人,上交朝廷,交了,正是业绩,升官发财,交不出,作者乌纱帽难保,至于什么人是东正教之人,便要看哪个人敷衍本官之令,有包庇佛门之心了。”

事后渡悲将禅杖插入大地,口诵六字箴言,曾几何时间地动山摇,岸边泥土涌动,将河坑掩埋。

那夜,他梦里见到了神仙。

地点官话音未落,便有一位迈入稽首说道:“大人,那渡悲寺建时劳民伤财,建后招妖聚邪,与民无益,笔者曾经看不过眼,大人能一声令下拆寺,实是笔者村人之幸,小人愿前往拆寺毁佛,以效鞍前马后。”

老汉在边缘,看得目怔口呆,渡悲将此河形成的缘由告知老者,而后说道:“笔者已将那结界修补,村中阴气,不日便会散去了。

佛祖说,那是罪过,你可见罪。

“好。”地点官说道:“你真心可嘉,本官定不会忘,去吧!”

老头子向渡悲跪谢,而后说道:“大师之能,与佛祖一点差异也未有,不知可有办法救小编村中数百身患寒症之人性命?”

道空问,何为罪过。

那人道了声“是”,向着渡悲寺奔去。

渡悲长叹一声,面露难色,说道:“村中阴气已空旷多年,经年累月,怕是阴气已入人膏肓,我也无从。”

神明说,杀戮,贪欲,愚蠢皆为罪过。佛度有缘之人。你若迫使,正是违于圣谛,叛于作者佛。

人人见此,唯恐被当成佛门之人,丢了人命,争相朝着渡悲寺跑去,来到渡悲寺,撸起袖子一通打砸,口中说着辱佛之言,以表忠心。

老汉听后,非凡失望,说道:“命数当此,不应当强求,反倒是让大师傅为难了。”

道空问,那世人又当什么?

 大伙儿踏向内殿,见到老僧骸骨,那骸骨端坐于供台之上,不觉慎人,反倒是盛大肃然,民众并未有因老僧救命之恩而手下留情,上前一把将老僧佛骨推推搡搡下来,抛到地上,任意踩踏,而后有人取下供台上老僧曾接纳的禅杖,朝着佛骨砸去,欲将其打碎,不料那佛骨竟至极稳定,无论如何敲打,皆毫发无损,连道划痕都未留下。

渡悲瞧着老人绝望神色,悲悯不已,忽的想起了何等,脸上体现决然的神气,对中年天命之年年人说道:“罢了,小编还应该有一方,可救你等生命,你将村中之人召到此处,再寻一口大锅来。”

神仙说,自有定数。

人们万般无奈,只得作罢,将佛骨弃与墙角而去,而后拿来斧头铁锹等工具,挖墙拆寺,不消片刻,只听一声喧哗巨响,渡悲寺产生一片废墟,处处残砖断瓦,公众兴尽而归。

老汉听罢,立刻欢跃不已,快捷照办。

道空愣了愣说道,真是不公正。

深更半夜三更,皎洁的月光下,渡悲寺那残垣断壁中,一具白骨扒开压在身上的瓦砾,缓缓爬起,周身缠绕黑气,手中持一根禅杖,分外慎人,那骸骨在残垣断壁中站立许久,发出桀桀怪声,而后疾走如飞,朝着村中央银行去。

渡悲盘膝坐下,双手合十,“众生悲苦,小编既入佛门,自当拯救苍生,无愧佛门,亦不辜负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小编不入鬼世界,哪个人入鬼世界。”

露天月色冷峻如霜。

过来一户住户门前,持禅杖向门击去,那骸骨力大无穷,将门击飞几丈远,而后闯入房中,禅杖起落间,血流满地,房中之人一弹指顷间遇难,尚不知发生了何事。

过了约有半个时间,村人皆已到齐,听说有人可救本人性命,都异常美滋滋。

桌子上烛灯下的经卷摊放着,道空举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烛火被一阵和风吹得摇动起来,映出斑驳的人影。

骸骨走出房门,莹白的骨头已被染成血法国红,禅杖上尚有血珠滴落,此时乌云遮月,风狂雨骤,却冲刷不掉那骸骨身上的浅米灰之色,骸骨犹如修罗现世,杀心不熄,又奔向另一户人家。

渡悲让村人架起锅来,煮上水,而后说道:“笔者自小修习佛法,身具佛性,食作者骨血,则可驱散你等随身的阴气,笔者身为佛门弟子,愿以自己骨肉,救你等生命,阿弥陀佛。”

道空恍然间想起师父曾说过:“空为道,道为空,不过一场虚幻罢了。”

它本是老僧遗骨,身具佛性,却无佛心,心性怎么样,全凭众生之念,众生若信它,拜它,供奉于它,它便能感受众生之意,慈悲为怀,消灾解难,珍重苍生,若众生心怀恶意,咒它,骂它,欲毁灭它,它亦受其染,心生恶念,堕入魔道,化为妖怪,屠戮苍生。

渡悲言罢,口诵梵音,走到那煮沸的锅旁,纵身跃入锅中,渡悲身死,梵音却不灭,久久回荡于人人耳畔。

“真是令人迷惑。”道空摇了摇头说。

早晨将至,小雨渐歇,村中弥漫着血腥的意味,此时村中,再无生平还者,老僧骸骨身上森林绿之色褪去,来到渡悲寺残垣断壁前,盘膝入定,再一次复苏之时,是善是恶,是佛是魔,全凭众生之念。

村人见此,皆跪倒在地,以谢渡悲舍身救命之恩。

未及十载,天子因冷酷无道,搜刮无度而被义军推翻,偷天换日之时,十分的多日常里盛气凌人,恃权欺侮百姓的前朝旧臣被大伙儿所杀,那地点官亦在里头。

半晌后头,村人食完这锅中深情,体中阴气果真被驱散,恢复生机如初。

长安大老粗受道空感化,欲融资修建一尊三面巨佛于长安城外,以示虔诚。

村人为多谢渡悲救命之恩,为其建庙,名叫渡悲寺,又将要锅中捕捞出的渡悲骸骨供奉于佛殿之中,每眼前来拜祭之人接连不断,香和烛火鼎盛。

道空让大家采南山之石,运往城中雕琢,自个儿越来越不停跟随,亲力亲为。

这日,道空便干脆回了趟南山寺。

寺中幽静,池中翠钱香味四溢。

白须老者双臂合十,盘坐于殿中蒲团之上。

道空说道,师父,弟子传扬佛法,感化群众,百姓欲立神仙水墨画,尽众生虔诚之意。

遗老起身,叹了叹气说道,“为师知道,但您需谨记,佛不度众生,众生自度。众生是名,佛法是要,是或不是有缘,要看其自个儿,你强求不来,也迫使不了。不然正是罪过,会招来祸灾的。”

道空离开时,回头看了看。突然记起自身六周岁时初进寺时的光景。

那是个混乱的世道。“心乱,则世道乱。”师父手中抱着被抛弃于雪中冻的朝不虑夕的孩子,摇了舞狮喃喃的情商。“世道乱可平,心乱不可平。又能怎么着呢?”

道空跟随公众一同专门的学业,开山运石,雕琢掌案,昼夜不息。操劳过度,以致日后夜夜咳血。

夜深时,道空会在心头想,小编定要违了那定数,将大地群众皆引度至自家佛门之中,脱离俗尘苦海。

会昌三年底,圣像塑成。高十丈,三首三面,见昔日,守著今,望平昔。佛首面相严肃,就疑似看遍人世沉浮,不喜不悲。严肃严穆,引得四地香客前来参拜,整天源源不断。

道空和尚施粥布药,融资筑像之事,深得人民大快人心,后世千百多年间,再三被人谈到,都免不了惊叹其爱心虔诚。

盛世,佛法传扬广阔,不经常之间中原礼佛之风盛行。

道空想起师父说过,“冥冥之中,都有定数。”笑了笑,顺手合上手中的非凡。

会昌七年一月,武宗下敕灭佛,规定长安只留佛殿四所,留僧11人,别的寺院全体摧毁,僧人和尼姑皆令还俗,摧毁国中一切圣像。

“那是一度命定的。”看着倒塌的巨佛残骸,道空喃喃的提起。

明德门前高挂着一张高大的布告。

“帝诏曰,佛法惑众,胁作者朝之治,蠹国病民,今令天下之僧还俗,若不从,斩以徇。”

通知旁高挂着一颗颗反抗者的脑部,一滴滴鲜血滴落,混入黑暗的土中。

“小编念你过去爱心,姑不愿为难于您,你即日便还俗回家,方可保你性命。”前来敕传令的符节官看了看端坐于残像前的道空聊起。

道空闭着双眼,手握念珠,“信乃作者命,近年来信已死,又谈什么维持性命。”

“天下神仙油画寺院皆毁,你早已无佛可拜,还是走吗。”

道空摇了摇头,“佛在作者心而不在寺庙,红尘无佛,笔者心有佛。”

符节官摇了舞狮走了。

道空蓦然记起那夜梦里佛祖曾说过,“那是罪过。”

南山寺一片断壁残垣的气象,唯独池中的莲花开的鲜艳。

遗老静静的等候着兵吏们将总体摧毁。他双眼紧闭,不喜不悲。片刻后,那群愤怒人将一把非常冰冷的刀刺入她胸口,殷红的血喷薄而出。

远山起了一层薄薄的雾。庭中的莲池边,飞来四只燕子在此栖息歇脚。

那是场历史上从来未有过的事的意外之灾,是一度注定的因果报应。

世人生来凡身,终难逃苦海之虚妄。

道空孑孓一人站于监牢的高窗旁,5月尾八,又是佛诞之日。

“失了性格,确是罪过。”

那夜的梦之中,神仙问到,“人间迷眼,你谈到底依然逆了您的本心。”

道空合十单手,聊到,“弟子恰恰是顺了和煦的本心。”

神仙问到:“近些日子你可见罪?”

道空笑了笑,提及,“弟子知罪。”

神仙点了点头,“肉体秽浊,终会湮灭。你既已知罪,就去吗。”

道空醒来时,眼角有一滴泪滑落。

那日的夕阳似血,映照在道空血迹斑斑的僧衣上。道旁的刀斧手林立,中间一人白衣僧人民代表大会步从容的从中迈过。他眼角带笑,就好像在笑那世间,笑那世界。

大刀落下,一片赤血染红了天上,四只大雁从外国飞过。

理所必然无生死,何以求死生?

那日,南山的林中多生出了几朵荼靡。

佛说,三世因果,循环不失,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会昌四年,武宗与世长辞于长安。民间流传武宗因灭佛之事,触怒天地,故被降罪,死于非命。

八月,宣宗继位,改元大中。同年下诏,结束灭佛。

二零一八年,又下诏“佛法慈悲,皆宜多学佛法。先帝时,受奸人蛊惑,使佛得颠危。近来朕欲弘扬佛法,盼众多行善事,尽无量之功德”。

一时之间,东正教复苏过去之沸腾。香火钱鼎盛,参拜信仰之人众多。好似旧日佛法盛行之时。

重新建立的三面巨佛屹立于世界之间,看尽凡间世事,终成过往云烟,只是这红尘再无道空。

空为道,空空道,空空空,其道也。